“保险姓保”于保险公司的利好正逐步显现,一个表现是,偿付能力充足率指标向好,保障型业务的资本占用低,随着业务结构中保障比重提升,资本释放开始显效。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75家有可比数据的寿险公司中,三季度末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环比提升的有26家,占比超三成,前海人寿、恒大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险企在列。

截至8月2日,81家寿险公司中,59家披露了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超三成偿付能力提升

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这些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有高有低。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这些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有高有低,其中有2家不达标,2家逼近100%的监管红线。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有15家在150%~200%区间内,这被认为是偿付能力比较适中的区间。

在偿二代下,衡量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的指标有两个: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二者的区别在于:后者的资本构成中含有附属资本,来自险企发行的次级债、资本补充债券等工具。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的最低监管要求分别为50%、100%。

2家公司偿付能力为负

证券时报记者统计了77家公布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寿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在有可比数据的75家公司中,三季度末环比提升的有26家,下降的有49家。

在偿二代下,衡量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的指标有两个,即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最低监管要求分别为50%、100%。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影响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因素较多,包括业务增速、业务品质、渠道和费用情况、投资规模和结构、利润或亏损水平、资本补充因素、股东分红、再保险情况等。

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看,二季度末,有2家寿险公司偿付能力仍不达标。中法人寿、新光海航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843.06%、-393.56%。其中,中法人寿较一季度末大幅下降1565个百分点,新光海航环比也下降188个百分点。

在三季度偿付能力环比提升的26家寿险公司中,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即偿付能力的提升与公司业务结构优化相关。

自2016年9月末以来,中法人寿由于偿付能力不足,被监管层暂停开展新业务,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支出需求仅依靠存量投资资产的赎回变现及股东借款来支持,公司流动性风险日益凸显。中法人寿称,长期来看,若新业务持续停滞,在无新业务现金流入的情况下,公司将面临流动性枯竭危境。该公司目前正全力推动增资扩股工作,以期从根本上防范和化解流动性风险。

以中融人寿为例,该公司三季度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84.02%,较二季度末的132.26%大幅提升51.76个百分点,主要源自最低资本要求降低。其偿付能力最低资本由二季度末的18.6亿元降低到三季度末的12.8亿元,偿付能力得以提升。

新光海航也因偿付能力不足,在保监会2016年第四季度、2017年第一季度监管评价中,均被评定为D类保险公司。目前,保监会已暂停该公司增设分支机构,并进行监管约谈。该公司自2015年11月23日起便被责令停止开展新业务。

恒大人寿也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在2016年启动战略转型后,业务结构调整显著,原保费收入占比明显提升,偿付能力提高。该公司三季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9.28%,较二季度末提升6.07个百分点,而此前二季度末其偿付能力较一季度末提升54.96个百分点。

另外,富德生命人寿、瑞泰人寿也逼近100%的监管红线。

相关文章